亳州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西甲

平平淡淡的万历十五年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8:34:52

“公元1587年即明万历十五年,在历史上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”,那为什么黄仁宇老先生仍以此为名写下专著呢?我原想透过这部书对一段微观历史作浅尝辄止的了解,谁知黄老先生又说“最末端的小节也是宏观大势的症结”。我以为他只是站在历史的河岸边做一位观察者,谁知他原来已溯游而上,去做寻觅源头的思想者。我因而也随着黄老先生的视角,去倾听元代,聆听万历十五年,倾听那一名年少登基的皇帝。

他可能还没有真正脱离懵懂无知的时候,就被历史和江山殷切地推上皇座。他读前朝史,观天下事,还有很多未知需要填补,但最喜欢写书法。他在首辅等众臣的悉心辅佐下,努力去成为社稷所期望的好君主,一切仿佛都充满了希望。直到多年以后,当他日渐苍老时再去回忆起开始时的一切,是否会感到莫大的悲凉和讽刺?

如果以回溯的方式来看待这一生,他不是历史所认为的圣贤的皇帝­——终日消沉于皇位之上,逃避天下所有的纷纷扰扰,不过问世间的一切,因而江河也与他一起日渐沉溺。可如果换作从孩提时代向后看,历史的评判便不再那样公允:父皇从小缺位,没有人告诉他帝王其实是怎样,或者应该要怎样;文官们兢兢业业并不真的为了使他成为圣明的君主,而只需要他作为皇权的意味去保护帝制的存在;就连他从小最仰仗的师生情也被带上功利的使命。那一天,当张居正告知他从此不必再学习书法时,大概是他第一次窥见所谓王道的残酷真相。生而为人,无缘平生欢欣,如此帝王是多么孤独而使人怜悯,旁观者如我们又何必对他加以更大的苛责。

历来帝王总是独守江山于高堂之上,普天之下无人分享他真实的感受,所以连他的孤独大概也无人能领会吧。就如万历皇帝坐拥广阔无垠的江山,没有人比他更洞彻高处的风景,可圣殿中空虚孤单的寒意仍使他难以抵挡,由于他终究也是人。而除寓于空间的孤独,就连时间维度上也难以挣脱永久的孤独,因为这即是列祖列宗没有告知他的生活真相。都说皇帝是天下至尊的存在,为什么我所面对的体制是如此强大?为什么先人的古训一代代传至我手,我却无力走出这既定的轨迹?我有同往圣一样赤诚的圣贤心,但果真能击碎这近乎永恒的体制吗?

终究有一天,他找到了所有叩问的解答,找到了先辈们无以明证的答案。“我之王道,不过为我朝江山永久无恙耳。”既然由我朝受社稷所托加冕于我,则我必须为社稷安康而受制于朝,我的列祖列宗大抵如此,何况我呢。原来我之于我朝,不过如此,总是如此,并且也只得如此。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在此无谓挣扎,上下求索而不得,反失却了自我呢?

就好像浩大历史长河中的万历十五年一样,万历皇帝也应该是在无比平常的某一天作了决定,自此不再执念于登基伊始所怀有的对于圣明的希冀。其时一切如常,没有更多迹象能够预感江山往后的剧变,因此也不会在历史书上留下更多的记录。恰是如此,我们才难以望清当时迷离难解的一切。惟有犹如黄仁宇老先生那样以宏观的视野于末节中求索,才能找到隐含于历史迷烟中的真相。

我想,黄老先生作此书一则以他的丰富学识去再现一段平凡而特殊的历史,一则借此对彼时的国家制度进行深入的探查。万历十五年,在历史上似为平平淡淡的一年,实则已与后来江山的剧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正如书中起笔处所言,那一天朝廷中所产生的不过是某处程序的过失,谁会将其与全部宏观制度的崩坏相联系。而黄仁宇老先生恰以他学者的眼光对此详细勘察,并同更加宽广的时局相联系,以此探求漫漫政治史的运行规律。唯有藉此才能看清那安排着庞大国家机器运转的是什么,那比皇位上的至尊更加强大的是什么,那恍如云淡风轻的万历十五年是什么。

我由此书不但看到黄老先生广阔的学识、独到的智慧,还敬佩他上下求索、左右芼之的精神。史书所流传的不过是表象,真正的历史早已被时间的迷雾层层掩盖,哪里能够轻易获得?唯有对表象加以自由独立的思考,透过迷雾去接近本质,才能真正领会历史的深意,也才能够唤醒那些尘封在历史深处的世界。这样的读史观、这样的精神,大概也是黄老先生和他的《万历十五年》予我的馈赠吧。

吃伟哥的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万艾可真的那么有效果吗?

神油简介

国标西地那非

相关推荐